佳木斯墨雕纹身TATTOO
中国的文身工具

   前面的介绍告诉我们,佳木斯纹身工具不但丰富多样,而且具有极强的时代性特征。那么,中国的文身工具又有些什么特点呢?笔者在研究学习中发现,在历史文献资料和近现代民族学调查资料中,有一些已涉及文身民族的文身工具问题。为清晰起见,我们依然从绘身,赘痕和文刺三个方面探讨中国各文身民族的文身工具。

   1)绘身(绘面)工具虽然考古研究和文献记载中有反映新疆、甘肃等地古代居民有彩绘以彩色涂面”“以青涂面·的绘面文身习俗,佳木斯纹身但所有记述绘面习俗的历史文献都没有提到用什么工具绘制图案。因此,中国古代绘身习俗民族的绘身工具问题尚是个悬案,目前只能做推想。笔者推想,或许那些绘面民族就是直接用手或者质地较柔软的植物枝叶、动物骨骼、动物鬃毛等把颜料涂到脸上去的。

   2)剺痕(/剺面)工具前面章节的内容显示,在《史记入《汉书》、《后汉书o\《新唐书》》、《宋史o\《辽史》、《金史》、佳木斯纹身《大平御览》等许多古代文献中,都提到了古代突厥人、匈奴人、女真人等北方游牧民族的“剺面”习俗。但是,只有极少的文献中提到’赘面”所用的工具。如《周书·异域传下·突厥传》载”突厥者’·  (家有死者)以刀剺面·、《后汉书·邓训传》载‘或以刀自割”等。从仅有的记述,我们判断,有赘面习俗的突厥、匈奴等古代民族的赘痕,就是用’刀·完成任务的。但是,文献中提到的‘刀”究竟是什么材质、什么形制的物件呢7这就不得而知了。而且,在·刀·出现之前,这些民族用什么工具“剺面’呢?是用植物的刺还是用动物的骨骼?或者这种习俗是否原本就是在‘刀·出现之后形成的?这一系列的问题,目前都回答不了,只能留待今后解决了。另外,唐代段成式的《酉阳杂俎》中记载的·蜀将尹偃营的营典,以刀剺肌·的故事,讲的是“个性剺痕’,与剺痕的习俗无直接关系,或可说是其变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