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墨雕纹身TATTOO
绘身颜料

  据格罗塞的介绍,佳木斯纹身许多有绘身习俗的民族绘身所用颜料基本都是天然的矿土等。如澳大利亚人用白垩、红色矿土、白色矿土、油脂、炭粉等,安达曼人用青白泥土、纯白泥土、烧过的黄矿土、油脂等,布须曼人用红色矿土,翡及安人用红色矿土、炭粉、白土等,菩托库多人用红土,炭粉,明科比人用白土。”

   前面的探讨告诉我们,在古代中国的新疆、青海等地曾有’绘面·民族。而且,古代一些文献中也提到了·绘面·所用颜料。如《北史·西域传》中有:”女国…·男女皆以彩色滁面。”《新唐书·西域上·东女》载:‘东女·’女贵者咸有侍男,披发,以青淙面。佳木斯纹身北宋王溥的《唐会要》载:·女国…·其俗贵妇人,轻丈夫,而性不妒忌。男女皆以彩色滁面。·

   我们已经讨论过,文献中的所谓“东女·佳木斯纹身“女国’很可能指的是同一个民族,而且有·涂面·习俗。不过,当我们仔细分析时就会发现,‘以彩色滁面”、“以青滁面‘的记述看似清晰,实际上非常模糊。因为我们无法据此判断出当时的”彩色·、”青”到底是什么材料制成的,佳木斯纹身更无法知晓这些颜料是天然的还是人工的。

   依照格罗塞等人的研究,世界上许多绘身民族使用的颜料都是彩色矿土·等天然之物,之所以如此,也是因为这种颜料数量大、易于获取。因此,·彩色矿土·成为绘身的颜料就像马克思说的黄金之为货币一样,具有一定的必然性。但这种判断是否适合于我们中国古代绘面民族,就要等发现新的证据之后再下结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