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墨雕纹身TATTOO
新闻详情
古代文身遗存中的文身纹样


   在考古发现的一些文身遗存中,有一些古老的纹样痕迹,为我们考查远古文身的纹样提供了极有价值的参考。在属于新石2S时代的半山遗址中出土了三件彩绘陶塑人头,佳木斯纹身它们的面部、颈部、肩部画有文饰,有的像山猫、有的像虎、有的像豹。在这些陶器的膻部分别绘有螺旋纹和网纹,颈部为横线纹和贯珠纹,面部为点纹和线纹。在一陶器耳后部位还给有十字纹。同时出土了三件彩绘人面。一个彩绘人面颊部绘有竖线纹,另一个在脸的上部绘有连圈纹,还有一个面目全黑,有如京剧的脸谱。

   如果彩绘陶塑身体上的·山猫·、·虎’、‘豹·、”横线纹·、“贯珠纹”、’竖线纹·、“连圈纹”、“京剧的脸谱·等纹样的确是文身的话,就表明在6 000年前的时候,绘面的纹样已经很丰富了。同时,动物纹的出现,或许与囤腾崇拜有关。

   1985年,新疆且末县西托格布拉克乡扎洪鲁克基地出土的干尸

 “脸部看似有文身,其图案似羊角状·。1989年,新驱巴音郭楞蒙古族自治州文管所在抢救清理扎洪鲁克墓地出土的老年妇女干尸时发现其‘前额正中绘有一扁形圆圈·。新疆吐鲁番地区都善县苏贝希基地的一具干尸有绘面现象。据负责发掘的人员介绍,绘面系赫彩,自额中至鼻端绘有两道竖线纹,自两耳经两颊至鼻翼下各有两条横绘纹。和田地区洛浦县普拉墓地文身现象:1983—1984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博物馆在墓地发掘期间,曾发现有文手现象。文手现象仅出现在1号墓一个带干皮肉的拇指背上。尸骨已肢体分离,性别 不明;纹饰色为蓝色,有点像人形。

   从所发现的绘面干尸的“羊角状纹·、“肩形圆圈纹”、’竖线纹”、“横绘纹”、“人形纹”等纹样看,在距今2 000~3 000前的新疆地区,绘面的纹样十分丰富。而且,·羊角状纹”是否为囤腾的象征、扁形圆圈纹·是否与太阳崇拜有关等问题都值得深入研究。

   妇好墓中出土的文身玉人的’胸前不显衣纹,雕兽面纹·;商代的饕餮食人卣的·怪兽口衔之人形大腿到臀部饰一对蛇纹’,1960年,在湖北荆门的战国墓中出土’大武铜戚”上的人像’全身刻鳞纹·;1964年,在浙江省义乌县的西汉墓出土的陶储·身上刻满圆点几何纹饰”;1979年,佳木斯纹身在江苏连云港市发现的将军崖古代崖画的人物形象·A组人面的面颊上多刻有许多杂乱的线条·。战国至汉代的滇王及其家族臣仆的墓地,是石寨山文化最早发掘的具有代表性的遗存。1955年,在晋宁石察山出土的铜鼓上刻有一个盛装的骑士,在裸霹的小腿上有一蛇纹‘笔者推断,河南、湖北、云南等地区习俗文身所使用的·兽面纹·、·蛇纹·、“鳞纹·等动物纹样与文身民族的原始信仰、图腾崇拜等有某种内在的联系。

   傣族佛寺约始建于明代,清时遍布傣族聚居区。佛寺多绘饰,工笔彩描或漏金水印壁画尤壮观。至20世纪60年代初,西双版纳、德宏、保山、思茅,临沧等地州傣族寺庙壁画保存较多,且多系原作,文身图像举目可见。画内的黥肌刺纹者,多为佛徒、和尚、艺人,皆虔诚信佛之人,佳木斯纹身常出现在同佛事相关的场景中。景洪、曼达、曼宰佛寺菩萨的手腕部绘着蚯蚓窝纹、波浪纹和符咒式纹的涵义即此。壁画文身的纹样原有动物(虎、豹、鹿、马、猫、猪、兔、龙、孔雀、大鹏、鸟、蛇、虫等)纹、植物(树或草的芽、叶、花)纹、图案或线条纹、经文与符咒纹等多种造型,今存例不多。壁绘文身设色多为黑、蓝,亦用朱和赭色,同民间文身的视觉效果接近。

   明消时代的云南傣族怫寺壁画的文身纹样呈现多样性特征。动物纹、植物纹、经文纹、咒符纹等,一方面说明文身纹样来自于日常生活,另一方面体现了当地人欲借文身来表达对佛教的虔诚信徒。

   由于考古发现的文身纹样总体上数量较少,且不成体系,因此,我们无法据此还原当时文身纹样的全貌。不过,我们似乎能够感觉到,古人是要通过这些纹样述说他们对自然和自身的认识,表达最本真的心愿与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