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墨雕纹身TATTOO
民族的象征

  摩尔根曾指出:佳木斯纹身有许多氏族都流行某些传说,就同摩基人的传说相似,认为他们的始祖是从动物或无生物变成男人和女人的,这种动物或无生物即成为他们氏族的微志。

   英国文化人类学家弗雷泽认为,文身与图腾崇拜和氏族标志密切相关,文身具有图腾同体化的象征意义。他曾说:图腾氏族的成员,为使其自身受到图腾的保护,就有同化自己于田腾的习惯,或穿着图腾动物的皮毛或其他部分,或辫结毛发,割伤身体,使其类似图腾,或取切痕、黥纹、涂色的方法,佳木斯纹身描写图腾于身体之上。

   结构人类学创始人克劳德·列维·斯特劳斯曾从艺术的角度研究过文身。如列维·斯特劳斯在其著作《结构人类学——巫术·宗教·艺术·神话》中探讨了毛利人、卡杜卧人、中国人、日本人等的文身艺术性特征。他认为文身具有氏族标志等多重象征意义,他指出:佳木斯纹身毛利人的文身不仅旨在肉体上印下图样,还为了在精神上打下这个部族的所有传统与哲理的烙印。

   毋庸置疑,学者们是通过实际调查才得出文身就是刻画在人们身体上的图腾、是民族的标志这一认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