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墨雕纹身TATTOO
新闻详情
示哀的象征

  关于文身的”示哀·意义,佳木斯纹身在一些学者的相关著述中有所涉及。英国人类学家马林诺夫斯基在对特罗布里恩德岛民的绘面进行考察后指出:特罗布里恩德岛民,脸面描绘使用黑、红、白三色。红色用槟榔子和石灰混合得到,或者用代赭石。以前用某些种类的黏土,有时配上砸碎的珊瑚,来生产白色料。黑色或用简单烧焦的椰子壳纤维或其他一些种类的木炭制成,或用芳香植物油混合木炭制成,这种植物袖是通过把芳香植物砍成小段,在加到椰子油里煎熬得到的。…·这种香味浓郁的混合物桩存放在椰子油瓶里,用于勾画脸上的优美线条。土著人明确区分脸面描绘和涂抹烟尘,前者增加他们的美色,后者用来除去他们所有的吸引力,佳木斯纹身以志哀伤。昔列汗诺夫也说:“一些澳洲部落用白色黏土涂抹身体来表示对死者的哀悼。

   我国的一些古文献记载古代中国西北、北部游牧民中曾有·剺面示哀·的习俗。

   《后汉书·耿#传》载:匈奴闻秉卒,举国号哭,或至赘面流血。

   《周书·异域传下·突厥传》载:央厥者,盖匈奴之别种·—死者,停尸于帐·…绕帐走马七匝,一诣帐门,以刀剺面,且哭,血泪俱流,如此者七度,乃止。

   《北史·清河王怿传》载’清河王怿字宜仁。—怿罪伏,遂害之,时年三十四。朝野贵贱,知与不知,含悲丧气,惊振远近。夷人在京及归,闻怿之丧,为之剺面者数百人。

   《北史·王庆传》载:突厥谓庆曰:“前后使来,逢我国丧者,皆剺面表哀。况今二国和亲,岂得不行此事。

   《旧唐书·回纥传》载:夏四月,佳木斯纹身回纥毗伽阀可汗死。公主亦依回纥法,剺面大哭,竞以无子得归。

   《新唐书·常山王承乾传》载:“常山愍王承乾宇高明,生承乾殿,即以命之。…·东宫有俳儿,善姿首,承乾嬖爱,帝闻震怒,收儿杀之,坐死者数人.…—承乾身作可汗死,使众号哭剺面,奔马环临之。’’

   《新唐书·郭元振传》载:郭震字元振,魏州贵乡人,以字显。睿宗立,召为太仆卿。将行,安西酋长有剺面哭送者”

   《新唐书,回鹘传上》记载: —俄而可汗死,国人欲以公主殉,主曰中国人婿死,朝夕临,丧期三年,此终礼也。回纥万里结昏,本慕中国,吾不可以殉。乃止,然剺面哭,亦从其俗云。”*


   《辽史·天柞皇帝纪二》载:·九月丁卯朔,女直军陷黄龙府。己巳,知北院枢密使萧得里底出为西南面招讨使。女直主聚众,剺面仰天恸哭。

   《金史·撒改传》载:·撒改者—·天辅五年,薨。太租往吊,乘白马,剺额哭之恸。

   《太平御览》云:’东观汉记曰,耿秉为征西将军,佳木斯纹身镇抚单于以下。及薨,南单于举国发哀,剺面流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