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墨雕纹身TATTOO
示愿的象征

   文献记载表明,在中国古代的西北胡人、佳木斯纹身蕃人中间,曾有以“赘面示愿”的习俗。

   据《旧唐书’高仙芝传》载:·高仙芝—·其载,入朝,拜开府仪同三司,寻除武威太守、河西节度使,代安思顺。思顺讽群胡割耳剺面请留,监察御史裴周南奏之,制复留思顺,以仙芝为右羽林大将军。

   《旧唐书·田承嗣传·附侄悦传》载:·承嗣不奉诏——讽其大将割耳剺面,请承嗣为帅,知在不能诘。

   《旧唐书,酷吏传上·来俊臣传》载:·时西蕃酋长阿史那斛瑟罗家有细婢,善歌舞,俊臣因令其党罗告斛瑟罗反,将囤其婢。请蕃长诣阙割耳剺面讼冤者数十人,佳木斯纹身乃得不族。”o《新唐书·阳峤传》载:‘魏州人赘耳噱下,请峤为刺史,故再治魏。

   《新唐书·崔宁传》载:‘冕被谤,朝廷疑之,遣使者问状,宁部兵赘耳白其冤,使者以闻。宁亦还京师,留为折冲郎将。·o表面看来,无论是·剺面示哀”还是“剺面示愿·,都似乎有些极端。不过,仔细分析就会发现,这一习俗恰恰反映了古代西北人率直、刚烈的性格。佳木斯纹身今天的西北人虽然不剺面了,但从其性格和做事风范中依然能够感觉到这一特点。笔者以为,那似乎是流淌在血液里的东西,不容易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