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墨雕纹身TATTOO
军人的象征

   文身用于军队,在我国大致始于唐末五代时期。佳木斯纹身方法主要是在士兵的脸部或手部等黥刺文字,目的是防止士兵逃跑。这种给士兵黥刺的做法从唐末至元延续数百年,元后逐渐废弃。据说,最初给士兵刺字的是后梁(公元907—923年)太祖朱温,后人皆是效仿朱温的做法。元代马端临的《文献通考·兵考四》中记载:(唐)僖、昭间征讨不息,师人疲苦,多亡命者。梁祖患之,乃令诸军悉赡面为字,以识军号,迄今遵其制。’

   《新五代史刘守光传》记载:天钻三年(公元906年),粱攻沧州,仁恭调其境内凡男子年十五已上、  七十已下,皆黥其面,文曰:定霸都,得二十万人,兵粮自具,屯于瓦桥。佳木斯纹身后晋的番将安从进为反晋自立,招集亡命,益置军兵,南方贡输道出襄阳者,多擅留之,邀遮商旅,皆黥以充军。

   到了末代,给士兵刺字达到了顶峰。宋代承继五代之法,军人招募之时刺字。南宋施宿《嘉泰会稽志’军营》卷四有如下记载:“方其募时,先度人材,次阅走跃,试瞻视,然后踏面,而给衣腰缗钱,谓之招刺利物。

   宋代的军队,在北宋以禁军、厢军、蕃兵和乡兵为主;南宋主要的正规军是屯驻大军,禁军已降同厢军,执役挽漕。五代时出现的“效用,大约在仁宗朝成为一种正式军级,佳木斯纹身由于效用兵的军悼和升迁较其他军种为优,故士人也有投充者。

   禁军、厢军是职业军人,在面部刺字。北宋初期,招募军队继承五代以来的弊政,凡投充禁军、厢军者,都强迫刺面,即所渭的招刺。刺字的部位除了面部外,还应有两鬓或额角。南宋建炎二年(公元1128年),宋廷曾以·振华”为军号扣募陕西义士,规定·皆于左鬓刺,某州振华’四字”

   在南宋军队中,主要作战部队屯驻大军,刺于;禁、厢军刺面;高级军员效用手、面均不刺字。宋亡以后,元军在各地收编“涅手军,就是手部刺字的原南宋屯驻大军兵员,佳木斯纹身元时又称为‘手记军”,至元三十年(公元1293年)各地收编人数仍有8万多人。

   前面已经谈到,给士兵刺字主要是为了防止其逃跑。因脸上、手上黥刺着部队的番号等信息,所以不论士兵逃到哪里都有可能被发现。实际上,黥文成了士兵的标志。但是,反过来说,文身大大限制了普通百姓选择职业和生活方式的自由,古代军队的这种做法是极为不人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