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墨雕纹身TATTOO
个人示愿、个性的象征

  当作为习俗的文身走出文身民族,佳木斯纹身进入到世俗社会后,逐渐从群体行为向个体行为转化,而其象征意义也随之发生了很大变化。其中,个人示愿文身、彰显个性文身就是典型的例子。

   一提起个人示愿文身,我们自然会想到南宋时期的抗金英雄岳飞背上的’尽忠报国’四个大字。的确,岳母为岳飞刺字,就是希望儿子永远不忘·报国之志。同为抗金英雄的王彦,也通过让兵士在脸上文刺·赤心报国,誓杀金贼·的办法,表达了抗金的巨大决心。当然,王彦是利用文身达到了’集体示愿·的目的。北宋名将呼延赞为表达抗敌的决心,‘遍刺其体,作赤心杀契丹字,涅以黑文。

   段成式在《酉阳杂俎》中所列举的上都街肆恶少的满身文刺、大宁坊力者张千胳膊上文的·生不怕京兆尹、死不畏阎罗王·、蜀将尹偃营卒弟刀赞的·杀尹”等都是“个人示愿”的文身。而《酉阳杂俎》中蜀将韦少卿文刺的·树、鸟、镜、索·图案、高陵县人宋元素全身文刺的包括诗歌,葫芦在内的‘七十一处”文身、荆州街子葛清文刺的白居易的诗等”,又属于典型的‘个性文身。

   关于个性文身的例子在宋代的文献中也有记载。张舜民撰《画墁录》中记述了郭威即后周太租年轻时因文身而得外号‘郭雀儿,因他*项黯黑为雀形”而桩时人目为“花项汉·。*宋太宗时,还有所谓“花腿·的文身人,就是指‘自臀而下文刺至足’的人,京师旧日浮浪辈以此为夸”。佳木斯纹身宋人吴自牧的《梦粱录·铺席》中有’金子巷口陈花脚面食店”*的记载,这里的‘陈花脚”指此面铺是个姓陈的脚上有文身的老板开的。《梦粱录》中记载了一首关于文身者施展技艺的诗:”立起青云百尺盘,文身骁勇上鸡竿。嵩呼争得金幅下,万姓均欢仰面看。’”周密的《武林旧事·观潮》中记载:在每年钱塘观潮时,吴儿善泅者数百,皆披发文身,手持十幅大彩旗,争先鼓勇,溯迎而上,出没于鲸波万仞中,腾身百变,而旗尾略不沾湿,以此夸能。《水浒传》中的九纹龙史进、浪子燕青、花和尚鲁智深等豪杰形象所文刺的美丽花纹,无不彰显了他们的个性。文献中所介绍的个性文身可以说是多姿多彩,这一方面体现了当时高超的文身技艺,一方面也反映出当时社会中文身普遍流行的史事。

   另外,在宋代,社会上结社成风,民间社团名目繁多。据周密的《武林旧事  社会》所列名目就有·排绿社、齐云杜、遏云社、同文社、角抵社、清音社、锦标杜、锦体杜、英  社、雄辩社、翠锦社、绘革杜、净发社、律华社”等,而其中的‘锦体社·就是文身人的团体.据说,这种文身杜团的成员中,有不少是武术、杂技艺术的业余爱好者。在举办迎神赛会等公众活动时,他们还会充当各种民俗舞蹈的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