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墨雕纹身TATTOO
避祸得福功能

   由于对自身和自然界缺乏科学和理性的认识,佳木斯纹身对于古代人来说,风雨雷电等自然现象、毒蛇猛兽等凶猛动物、人的生老病死等都是非常神秘和可畏的。在无数次的经历和体验后,这种神秘和可畏便逐步转化成了崇拜,这就是所谓的原始崇拜。对祖先的崇拜也是原始信仰的一部分。

   文身作为诞生于石器时代的人类古老习俗,经过长期的实践,在许多文身民族中间逐步成为带有原始信仰色彩的神秘符号。人们寄托于这种神秘符号身上的期望就是驱邪避害、带来福安的功能。盖尔德说:·赘痕和刺纹都是表示那文身的人已经将自己贡献给神灵而为神灵所主有的标记和象征。佳木斯纹身掘弗雷泽的介绍:“诺特卡桑德岛上的印第安人在出海捕鱼之前必先斋戒一周,在此周内少吃饮食,每日沐浴数次,唱歌,并用灌木、贝壳等遍擦脸面、四肢和全身,好像桩荆棘严重剌伤一样,同时戒绝同妇女交往,认为这是捕鲸能否成功的关键。可见,人们想借助文身达到得福避害的目的,说明人们确信文身具有该方面的力量。

 中国现代民俗学专家黄石说:“野蛮人都有的文身风俗,我们可以感应法术说来说明。他们身上所刺的形象多数是血族的图腾,或个人的图腾,即个人的守护神,或他们信以为有保护力的东西。所以把这些东西刺在身上的缘故,无非想以此来作为抵御各种危险的护符罢了。可惜有些旅行家不明白他们的意思,却误以为是装饰。·《南洋闻见录》中说:·缅人所以必文身之意,非为美观。意欲拔除不祥,佳木斯纹身其用等于符策。所居之处,若多某物之为害者,则刺某物以赳之。如某文,则知避虎患也,某文则知欲以避蛇也。”日本学者鸟居龙藏在《倭人的文身与哀牢夷》一文中说:“他们文身的最初目的,是因为水人于水中捕鱼蛤的时候,有了文身,在水中便可以免受蚊龙等怪物的侵害,可说是具有宗教性的神秘护佑作用,这是倭人文身的重要目的。佳木斯纹身后来,似乎这种神秘的、宗教性的内容逐渐地演化成了一种单纯的装饰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