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墨雕纹身TATTOO
婚姻功能

   从远古时代起,如何维护生命的存在和延续就成为人类探索的主题。佳木斯纹身正如普列汉诺夫所说:‘当时氏族的全部力量,全部生活能力决定于它的成员的数目,因而每个成员的死亡对于所有其余的人都是一个重大损失。氏族竭力吸收新的成员来弥补这种损失。而补充人员力量的最佳办祛,就是生育大量健康的新生命。为此,婚姻就成为人们最关心的问题。在人类早期的历史上虽出现过类似母子、父女、兄妹等血缘婚配的婚姻形式,但在长期的婚姻实践中,人类渐渐认识到血亲通婚的缺点,容易出现畸形儿、低能儿,这个分不利于民族的繁衍和壮大。如黎族认为近亲通婚会·生不成娃娃·,纳西族和独龙族也认为氏族成员间的婚配·会使后代成白痴’等。这种认识促使人们自觉限制血缘亲属集团内部的通婚,而转向族外婚姻。

   许多学者都认为,真正意义的人类最初的典型非血缘婚姻形式是‘佳木斯纹身族外婚’,即同氏族的人之间禁止婚配。但在许多民族那里,族外婚也要求结婚双方特别是女性达到性成熟后方可结婚,这也是人类对自身认识水平提高的标志。为了约束本族人不违反族规,严守族外婚,更为限定结婚年龄,人们想出了许多办法。在文身民族那里,文身的特性使之自然成为限制通婚对象的重要手段。关于这一点,在中国古代的一些文献中有所显示。

   宋代的《桂海虞衡志》称:(黎)女及笄,即黥面颊为细花纹,谓之,绣面。

   清代萧应植《琼州府志》载:凡女子将嫁,夫家颁至涅面之式,佳木斯纹身女家大会亲属,以针笔涅女面为极细虫蛾花卉,谓之绣面。

   张庆长的《黎歧纪间》中记载:女将嫁,面上刺花纹,涅以靛,其花或直或曲,各随共俗,盖大家以花样子之,照样刺面上以为记,以示有配而不二也。

   屈大均的《广东新语》中记载:凡黎女将欲字人,各谅己妍媸而择配,心各悦服,男始为女文面。·  ·其花样皆男家所与,使之不得再嫁。

   徐珂的《清稗类钞》i己载:黎女将字人,辄于面涅花卉昆虫之属。曰绣面。…’康熙时,有李氏女者为之独工。既嫁,夫以其花样悉附也。甚悦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