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墨雕纹身TATTOO
新闻详情
唐代律章中的黥刺

唐代律章十二篇没有提及黥刺。唐代中期蜀地市井之徒赵高,蛮横好斗,出入监狱是家常便饭,因为满脊背上文身了神佛,平时犯罪该杖打脊背时也因神佛文身而免掉了杖打,因此他有恃无恐,更加祸害街坊邻里。元和(806—820年)末年始遣李夷简做官此地,得知后擒捕赵高,喝令手下杖打其文身神佛(佳木斯纹身),直到打烂c过了十多天,赵高袒露着脊梁摈家挨户呼叫乞讨,让人为其脊梁上的佛像复原积点功德给点钱。元和时代大诗人自居易的诗歌开始广受喜爱,他的一个地处荆州的粉丝葛清,竞把自己特别喜欢的诗句与诗句插图刺了一身,并能随人提问指出自己看不到
的诗句及插图位置,如“不是此花偏爱菊”,则反手指一人持杯临菊丛:如“黄央缬林塞有叶”,则反手指一树,树上挂着扎染的花布,花布上的一团团连锁的图案都文得清清楚楚:共文身三十余处,全身体无完肤,从而获得了“白舍人行诗囤”的名字。甚至当时一些地区还有以给人文身以为职业的人一一这时民间可以随便文身,但偶尔也有官员寻机杖杀文身者的现象:文身者极少社会上层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