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墨雕纹身TATTOO
刺绣在古代的见解


元代对偷窃、强盗有黥刺之刑。偷窃初犯刺左臂,再犯刺右臂,三犯刺项:强盗初犯刺项。但蒙古族人犯法、妇女犯法不在刺刑之列。
明代小说《水浒传》第二回写九纹龙史进“请高手匠人与他刺了这一身花绣,肩、臂、胸膛总有九条龙”。史进是位不安生的人,注定是要造反朝廷的人,这倒反映出小说的语境:明代政府行政虽然仍有黥军、黥囚现鼠,但不太管民间文身的爱好,不过文身也不是安分守己者的爱好。
清代黥刺刑的条例很多,如刺缘坐,刺凶犯,刺逃军、刺逃流、刺外遣、刺改遣、刺改发。佳木斯纹身有刺事由者,有刺地方者,井有分满、汉文字黥刺者。初刺右臂,二刺左臂,三刺右面,四刺左面,等等。“
唐代人段成式说,大历年以前,士大夫的老婆们很多性情妒悍,家里的婢女、小妾稍不如意便给文上“月点”、“钱点”——这种文面出于悔辱但效果可能恰恰相反。他认为当时妇女脸上装饰“花子”以求美丽的风俗,是黥面的一种演变。按这样的理解看,纹饰颜面在古代妇女身上还有一定情形的延续。
湖南长沙子弹库的战国楚墓里曾出土过一件妇女木俑,其胜上绘画了若干红点,据说这就是邦君领主后房妻室身份的证明)一君主多妻多妾,为了准确把握受孕兆子的时间,让她们在脸上一天一个红点的涂绘记号(见第138~139页图157、图158)。虽然到了最佳孕期不一定能被身为君主的丈夫选中,但这比起地位低下的妇女来说,毕竟也算荣耀。””
出土的汉代女陶俑额间有近似“白毫”的纹饰(见第139页囤158)。